第三章 | 局中人

【一】 你的考试准备的怎么样啦? 七分万岁!只是听力口语比较差,纠结中。 哎,应该拉上小郭来的。 可是有三人间吗? 有的好像。 叫人家也不一定来啊,尴尬不?他来这还不如直接在外面跑几圈呢…他估计会认为这里是老年人来的地方吧? 法国大选好像淘汰了几个人,留下两个PK。 哎,不知道法国安全不。 今天听了几个小时的视频营销论坛。 都讲了些啥? 你知道跑男、我是歌手节目吧?这些大IP节目制作发行拉冠名赞助一条龙。 那各大电视台处于什么环节? 处于淘汰环节…… 这里是什么穴位?好疼… 恩,是的,如果经常久坐就会酸、就会疼,所以您要经常来。 哎呦,疼疼疼…… 喂,你睡着了? 没有啊!我在放空自己。 得了吧,你不疼吗? 还好啊…哎呦… 我们卡还有多少钱?要续费嘛? 不续了吧,像我们这样几个月来一次的,下次想来了再说。 下次试试中式泡脚得了。 可以啊,你不是一直都想吗。 【二】 回来了。 地铁了?兮兮刚躺下。 恩,往朝地铁走。 哦。 郁闷郁闷郁闷,纠结纠结纠结😖😖😖 怎么啦?没钱买地铁票了嘛? 有,只是烦躁。 干嘛…什么烦躁? 推荐信。 怎么啦,有变化吗? T一直收不到,学校说可直接给Anna,她写好签字scan…我和她说了,然后就一直么有回复。 那就换个人? 哎,我越来越舍不得离开兮兮了… 我知道,可是,这不是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的吗?不要动不动就改变主意。或许,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是啊,如果学校拒绝了,我应该超级伤心。但是如果学校给了offer,我又超级放心不下,你们肯定会虐待兮兮的。 不会的,你还是抓住机会,好好准备吧。 【三】 这些天,你都干嘛去了?不写公众号了? 哎,找不到写的感觉了,或者想写也觉得是不是浪费了时间,或许应该留出这些时间来弥补我那些超级超级短的短板。 写这些玩意也要感觉的?再说了,写东西算浪费时间的话,你不写也没觉得你干了些什么啊?你天天有那么忙吗? 看起来好像是,但是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微信朋友圈我都好几周不看了,最喜欢的即刻APP我都不怎么打开了。 我手机上也是删除了好多APP,朋友圈我都好久没更新了。 那我跟你还挺般配一致的啊? 般配?是苦命鸳鸯?还是互补长短?或者天生一对? 切… 切什么? 没什么,睡觉吧,困了。

第二章 | 局中人

2046年10月21日 杂乱的头发由于没有营养像干草堆一样的交叉矗立着。干瘪而毫无生气的纸一样的皮肤包裹着稀稀拉拉的肌肉,就像煮过了头的混沌。林志努力睁开眼,往这10平米不到的病房瞥了几下,缓缓的吸一口气,不易察觉的瘪了瘪嘴,轻声地自言自语道:再见了,我深爱的世界。 林志跟林志玲没一丁点关系。 林志英文名叫Blank,布兰克。 2045年10月21日 “滚一边去!“ 躺在床头,林志紧锁眉头恶狠狠的骂走最后一个床边试图照顾他的人。 离退休的法定年龄还差好远,但是林志却已经躺在了病床上几个月了。肺霾核,多么可笑的病的名字。这个病让林志60岁就不得不病假下岗,几经折腾后才被医院确诊为肺霾核:一个只在边缘的圈内秘密流传的病的名字。只是,很不巧又好像很巧,宣布病因的时刻也是林志存款耗尽的时刻。剩下的关系资产随即被接管,委托分配到了很远很远的超级城市里,难得也没有必要再去追寻。 没有公司的接纳,所以林志的肺霾核不能接受疫苗止损,也不能接受相应的调养治疗。没有娱乐,因为所有的娱乐都跟养老保险挂钩。 不能看书,因为干眼病和老花的严重。不能听广播,因为广播已经作古,所有的信息必须通过视觉调遣和交互。更不能走动,因为每隔一刻钟前列腺就会滴上两滴,提醒器官的即将报废。 甚至不能观看自己的记忆,因为林志的脑皮层已经读不到什么内容。 林志只能干耗着。 林志自知时日不多,因为没有按期退休还不能接受治疗而脾气大坏,倔驴的不想要照顾。只是有一件讽刺的事情林志倒是记的清楚:年轻无知的时候在很多场合都开过的玩笑,那是每每跟周边的人聊起他不争气的身体的时候,总会自嘲的说,”我这身体估计不能健康地活过65岁,即使撑到了65,我也自杀。病歪歪的活着不如痛快的结束掉。” 看现在这个样子,这似乎是林志唯一能做的了。 林志随即想写下遗嘱。遗嘱是他能想到,最为深刻的东西。但很快林志丧失了意识和力量,昏迷了。 规定不能安乐死,但也不能继续活下去。林志一天天困顿的像死循环,像从来没办法也没必要去解决的小小的bug,像这欣欣向荣的超级大时代背景下的局中人,进退不得。 一首名叫旅途的歌里唱到:路过高山,路过湖泊,路过幸福,路过痛苦。 为了迎接无可奈何花落去的老去的身体而高唱入云的旅途之歌在这困顿的局中显得毫无意义。 2046年10月25日 寿并非自然终,且不是在自家房中终,所以就不能正寝。身体过早的用完了精华,也不得不停止了吐纳。 昏迷整整一年后的第四天,时刻终于来临了。 归去之前,身体动不了。 接着,水分分散。 跟着,是风大分散。 此时意识分散,如梦似幻,掉到水里,掉到海洋。感觉如台风,吹的林志又冷又冻,最后一丝气缓缓游到喉部,迷迷糊糊,呃一声,断了。 接下来是另外一种五位无心的昏迷。 极睡眠无心,是无心地,没有了思想。意识的根,接着才完全分离。 林志的中阴身,离开了他的身体。他回头盯着他一动不动的身体,念速那卑微的一生,闪电般白驹一现。但也如前夜的梦,没能看得清多少片段。 一灵不昧。但是林志还记得一点,那就是不后悔这一生。 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 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三世因果,六道轮回。 生命没有本来,只有流动的现象,如风一般,在局中流淌。

第一章 | 局中人

2019年2月30日 站在桥边,林志深吸一口气,不易察觉的瘪了瘪嘴,居然还露出半个酒窝来。虽然远在千公里之外的亲戚朋友一大堆,但也不会阻拦他抛下所有,深深的陷入一种偏执的情绪中,他张开双臂,仰头死死的盯住苍天,随即一阵风来, 他终于加入到了全世界消失的2%的人口行列。 林志跟林志玲没一丁点关系。林志英文名叫Blank,布兰克。 2017年12月12日 端倪 昨天做了什么来着?不记得了,或许是什么都没做。反正每周要做的都是那些内容,况且还有周报月报年报5年报来反复提醒。 今天几号来着?应该是周四,记不记得其实无所谓,因为会有手机、邮件反复提醒。 布兰克在地铁上四处张望,耳朵里塞着耳机,眼睛不自然的眯缝着。长时间的盯着电脑干活,干眼病已经严重影响了眼睛,但也应该关系不大。 地铁里的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情。 对面的女人时不时拿出手机当镜子照照,也不知道她是女人还是女孩,不太确定她的年龄段,但肯定是要去赴约吧。是的,上班已经够无聊了,找个人来亲热下肯定会感觉不错。但是,或许她化妆也仅仅只是为了化妆而已,现在早已不是”女为悦己者容”了, 为钱还差不多。 蔓延以及泛化 出地铁口会有很多带着小孩来等爸爸妈妈回家的丈母娘。之所以肯定的说是丈母娘,是因为婆婆肯定是不会的,因为布兰克知道,任何一家都会有严重的婆媳关系。而这个时间点能腾出时间出来的家庭,一定有阿姨或保姆在家做饭、打扫。真好,但是嫉妒也没用,随他了。 如果父母双方都不在会怎么样?如果自己是个孤儿会不会比现在更惨?布兰克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过类似的念头,也经常好奇自己是否太过于有偏执或异类,但是不管了,想再多也没用,因为这些并不会变为现实。 小区绿色莹莹,但布兰克更习惯穿过拥挤的车道直接回家,因为这样更快,行人更少。如果遇到认识的人,又不得不要违心的打个招呼,会很没意思。 换成第二天的早上的话,也是这番过程,没有太多的不一样,只是身体会更疲惫些,意志会更消沉些。 两边成排的车,反正天天雾霾再严重,咳嗽再频繁,理性的人们也会装模作样的买几个口罩或者搞台净化器了事,以此安慰自己,然后该干嘛干嘛——开着车,抽着烟,吐着痰,制造着垃圾。 就像下图,各阶层的芸芸众生硬生生的就在那里,被看着。 如果晚起床,除了会错过早上原本安排好的会议外,还会错过那些同样每天那个点赶往地铁的同行人,当然,随之而来的是会碰到拎着买好的菜往回走的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们:他们的面部表情根本看不出他们的内心 – 他们会不会感叹自己的一生? 故意晚起床或者压根不想去上班是每天同一条路上思来想去的念头,“心似已灰之木”,二十二年前的那句话总是回荡出来,提醒自己不要安静的冲向车流,或者干脆直接从桥下跳下去。 回避。 吓一跳的决定 支撑一个人的,除了脊椎之外,肯定还有别的东西。但是布兰克感觉那个东西正在失去。 听着那首名叫 Fly 的钢琴曲,但消失或死去或许才是正道。那里应该没有困顿,没有来来回回的应付,也没有座不完的地铁和走不完的路。 布兰克想到那部小说 <局外人>,小说主人公阴差阳错的错杀了一个人,所以得以判死刑。这,或许是上帝的赐予,故意安排这一桥段,将他招致麾下。 而此时,一切迹象并没有显示出上帝会出手相助这些”局中人”。布兰克突然心跳加速,有个吓一跳的决定冒出来:我要自己动手,我要加入他们。 再会,各位leftovers们,我要加入那 2%的消失的行列。 13个月后的2019年2月31号,布兰克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