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当于两天没有见到兮兮,晚上哄她睡觉,她眨巴着眼睛将头枕到我的臂弯上。躺下就迷迷糊糊的我说不出的感觉,呢喃着对她说爸爸喜欢你爸爸爱你。

如果说每个人都逃脱不了的,那肯定是不能顾及所有。


一边是等着做手术的脊椎,一边是不能辞职的强制条件,还有一边是要陪伴家人孩子以及自己的内心。我觉得我应该可以非常忙,也可以连轴转,家里、公司、小爱好,可以不要去想那么多,可以不要去非常累非常困的时候听着兮兮枕边传来的呼吸声盯着屋顶不忍入睡,我怕我耽误了什么,我也怕如果这样下去会变成机器人,变成剧情片一集一集重复播放,没有了骨髓。

但是,事实是,如果什么都想兼顾,那么只会什么决定都做不了,一天又一天,一个月又一个月……除了内心的无用的独白。

无奈太多,如果都没有一个地方输出,是多么可怕?又或者,这么多无奈,如果都没有一个周全的正能量去化解无奈,是不是就是体现自身实力的不足?

屋顶就在那里,黑乎乎的并不跟你回应,除非你输进去些什么东西。除非你找到一些意义。

我庆幸我依稀貌似可以找到自己的平衡点,虽然有些小心翼翼,但总归有些明白了意义。

手机有它的意义,台灯有它的意义,电视遥控器有它的意义,拥抱也有它的意义。凡事要意识到它的意义,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感。

那一段桥,转过头看过去,满眼的静谧:有河,有树,有房子,有公园,有生命,有远处,还有我这一颗转头看的心。

我要无时不刻不去感受,去传达,去反馈,去聆听。给自己,给我爱的人,给三十多年的历程,以及to be continue的勇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