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

 

自古就有云,士兵不能永远做一名士兵,要有爬上去做将军的野心。

IT布兰克毕业始的title是系统管理员,那时的想法相当简单- 做好应做的事情。或许每个职场的人都经历过这样的转变,即从开始时候满腔热血的投入到”做好应做的事情”上,渐渐当这些成为每天重复的工作后,脑海里就开始浮现”做想做的事情”。2年的合同到期后,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续签,布兰克决定去“做想做的事情”。

布兰克的”做想做的事情”跟”想去做将军”没有半毛钱关系,布兰克只是单纯的想去另外一个地方寻求更多”该做的事”。

近期在看一本名字叫<研磨人生>的小册子,其中作者就提到,在不辞职换公司的前提下,是可以把”该做的事”转化为“想做的事”的:要么公司给你充分的自豪感,要么挖掘出更多的“该做的事”。这两个都是需要中层领导,或是基层管理者想办法在他们的员工身上去实现的。布兰克毕业时有幸遇见一位”恩师“,从而得到了那第一份工作,但他并未有幸有一位更好的直接上司:这么说是因为,在那2年里,他从他的直接上司那里学到了技术技能,但未能感受到对公司的自豪感,也没能挖掘出更多该做的事。

这种寻求更多“该做的事”的初衷一发不可收,从2001年直到2011年间,IT布兰克都沉迷在这种思路中。这种思路,更多的是局限在“做事”,而丝毫没有去做将军的野心成分。所以,布兰克并不会在年会刻意给老板们拼酒,更不会找机会跟老板私聊,每年绩效考核也不会找相关人士给予”留意“,布兰克一直认为,努力使得自己成为金子才是最地道的,因为“金子到哪里总会发光”。

布兰克现在想来,确实在一些职业生涯的关键时刻,该认真的时候没有认真,以错过了很多机会,因为布兰克并没有做将军的意识。就像照毕业照的那天早上一样,布兰克去寻求他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填饱肚子去了,并没有认真对待毕业照,所以他那天早上成为了隐形的人而被遗忘。

IT人涉世初期做更多的该做的事情固然重要,但是做想做的事情的那份思想境界和眼界才是最重要的,因为那将会成为你想去做将军的萌芽。当然IT布兰克会在更久的以后会知道,IT是永远做不到将军的,这个话题会在后面来讨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