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进军意大利市场,星爸爸也是拼了。上个月底,跟意大利前总理在博科尼大学搞了场小型conference。除了公司内部分享的演讲稿,即使翻墙也未能找到多少媒体的评论。下面两篇报道都直接来自于博科尼大学内部的Blog。

这2篇报道的语气都比较诡异,咖啡的鼻祖对于美国人的那一套咖啡的认知总归有不屑的成分。但星巴克作为一个大型的公司,他们仍然充满着敬畏。而对于霍华德的气场和主张,可以先参考下文:

The Promise of America


  • 《A coffee with Howard Shultz at Bocconi : Success is best when shared》

星巴克CEO霍华德 2月27日来到博科尼大学,分享了这样的消息:

Success is best when its shared.

当然这次会议一票难求,何况还可以近距离与前首相和大学主席 Mario Monti近距离接触。

Starbucks and its culture

大会的开场播放了一段视频,短且优雅,也让学生们了解到,星巴克不仅仅是一个social公司,也是个极其成功的商业典范:每年该公司都面临这样那样试图去解决的social问题,并且总是尽力对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

一路向前,拥有一个更好的明天,是星巴克的mission。

A people focused company

当霍华德1983年第一次来到意大利的时候就被意大利的咖啡文化所深深感染到,以此他致力于把星巴克建设为人们的第三个空间,并获得了巨大成功。霍华德说,公司最初的文化就被很清楚的定义为: success is best when its shared。他还讲到了他的父亲由于受伤回到家却得不到应有的治疗,无疑这种社会救助很大程度的刺激了霍华德,也影响了他日后在公司制定的各类给员工伙伴提供的福利待遇。

他还提到了他在整个公司组织号召 “Race together ” 的运动,用以反对北美的种族歧视。

另外,他也讲到他在南非学到的一个词:Ubuntu ,意思是, I am because of  you,这也正好解释了星巴克公司品牌建立过程中对消费者认可的感激,以及公司对社会大众强烈的责任感。

当然他也说到了,2018年要在米兰开业的超级烘焙工厂门店。开一家这样的店成本之多令人咂舌,但他也表示,他有耐心等待门店的隆重开业。

The last piece of advice

对于大学的学子们,霍华德也在演说中给予了建议:我们要了解每天这个世界都在发生什么,也必须都知晓和被其影响;我们都应该时刻准备和积极投入。

“This is not the time to be indifferent, this is the time for standing up.”


  • 《 STARBUCKS: A People’s business service coffee 》

# 发表自Radiobocconi.com 2月28号的Blog。

过去几天星巴克成为了整个意大利媒体的热门话题。也确实,他们决定在米兰开一家超级门店用以回馈意大利的消费者。但是正如我的一个教授所说,所有的这些blabla ,都似乎围绕着有争议的对大教堂广场花园的改造(也就是星巴克期望开店的点址所在地)。

只是,这篇文章并不是要抵触或评判花园广场改造的”gifting”,而是要说些媒体没有谈论到的:生意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生意,星巴克并不仅仅是教堂广场上的那一块地方,我们看到的只是整个故事的一部分。

在2月27日,CEO 霍华德在博科尼大学开展了一场名为A coffee with HS的见面会。在众多大学学生面前分享其成功的故事,就像莱昂纳多获得奥斯卡后所做的一样,霍华德花了2个小时分享了几点比成功更为重要的因素,比如责任。

事实上,成功的商业模式一定要平衡利润和行善两者,也就是要平衡投资者的利益和社会影响两者的关系。

(盈利,以及一个公司的正念?)

他还谈到现在我们现在身处其中的这个世界,指出我们不能依赖于政府来承担社会责任,接着他还援引肯尼迪在印第安那波利斯的讲话,关于同情心、同理心和爱。

他定义我们每一个个人,社会的个人应该在世界的舞台上,在这个时间点,在这个责任规则已经改变的世界舞台上扮演相应的角色。总之,每一个个人必须担负起社会责任,不要逃避。

他的演讲给这些马上就要走出大学校门踏入这个现实社会的学生上了一堂极具价值的课。他反复强调,利益绝不是生意的唯一目的。成功的秘诀来自于对于社区的理解,来自于拥抱多元化的文化融合。

 

作为一个管理者,不是每一个决策都是经济利益化的。真正的领导者应该是关于如何应对艰难的时刻。(我估计,他是暗指现在美国的艰难和川普上台导致的分裂。)

他在演讲中说到,We can’t rely on government. We can’t rely on elected officials.在美国的50个州的46个州中,人们可以随身携带枪支上街。我相信这样是不对的。

到最后,他说:”The individual and collective responsibility we all have to each other, our families, our friends, our society, and to do everything we can not to be a bystander, to be an upstander, to make a difference.

And to recognize that we are living right now in a global society where people are going to be asking us, our children, our grandchildren, where were you back then? What were you doing? What did you stand up for? What did you defend? So I ask you on behalf of your parents who have sent you to this extraordinary university so that your life will be better than them, to do everything you can to make them proud of what you’re going to do in your society, in your neighborhood, in your community, to make them proud and make a difference.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