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198176

【一】

2017年5月的一天,各大互联网公司早已经推出好几代VR/AR新产品,马斯克的SpaceX也已经安全着陆好几回了,也有人呼吁AI马上就要跟人类无缝集成了。

让人激动的现在,让人激动的未来。

就在这同一天,地铁里,扶梯上,一位女子。拉直的发,包裹很好的款式成衣,肩上挂着带子长短正好、容量不大又不小的包,精致而又时尚,手里拿着一个兔子长耳朵外嵌水晶玻璃手机壳包着的IPhone7,耳朵里塞着骚红款Beats By Dr. Dre,脚下则是新款产自越南的三叶草高帮板鞋。布兰克路过,一阵Channel 街香袭来。

布兰克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气,脑子里默念:此A类女子。

布兰克认为,如果给地铁里的女人分类的话,可以分三类:A类是一米距离经过的时候能闻到channel,B类是一米距离经过闻到非channel(比如佰草集),而第三类就是一米距离经过却闻不到任何味道。

经过眼前这位女子的一刹那,就在布兰克准备分析分析她这款香水是coco小姐还是coco摩登的时候,布兰克却听到她在不大不小的轻声哼唱:

”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红尘啊滚滚痴痴啊情深,聚散终有时…红尘啊滚滚,痴痴啊深情…..何不潇洒走一回!”

布兰克差点一个趔趄,极力装作自然的往前走了几步,随即伸手解开了套在自己脖子上的45毫米高度的立领,穿在身上的这套董家渡二楼149号出品的双排扣三件套顿时貌似没那么别扭了。

布兰克仿佛顿时理解了眼前这位女子,也顺带理解了自己,也理解了这个时代。

【二】

民主?

民主是怎么定义的?

定义本国的民主还是所有人的民主?

国家又怎么定义?又是怎么统治的?

你们聊的问题,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嘛?

你们聊完这些,你能涨工资吗?

工资肯定会涨,只是我们要讨论是线性增长还是直线增长?换个角度说不定就能指数级增长了?

【三】

布兰克的手机里总是记录保存着一些奇怪的文字,但这也只是布兰克估摸着别的正常的人会这么觉得,因为那些文字在布兰克看来,最正常不过了,甚至念起来还朗朗上口。

手机是私人的东西,管他呢……布兰克随即大声读出声来:

“现代人的崩溃是一种默不作声的崩溃。看起来很正常,会说笑、会打闹、会社交,表面平静,实际上心里的糟心事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了。不会摔门砸东西,不会流眼泪或歇斯底里。但可能某一秒突然就积累到极致了,也不说话,也不真的崩溃,也不太想活,也不敢去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