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6年10月21日

杂乱的头发由于没有营养像干草堆一样的交叉矗立着。干瘪而毫无生气的纸一样的皮肤包裹着稀稀拉拉的肌肉,就像煮过了头的混沌。林志努力睁开眼,往这10平米不到的病房瞥了几下,缓缓的吸一口气,不易察觉的瘪了瘪嘴,轻声地自言自语道:再见了,我深爱的世界。

林志跟林志玲没一丁点关系。

林志英文名叫Blank,布兰克。


2045年10月21日

“滚一边去!“ 躺在床头,林志紧锁眉头恶狠狠的骂走最后一个床边试图照顾他的人。

离退休的法定年龄还差好远,但是林志却已经躺在了病床上几个月了。肺霾核,多么可笑的病的名字。这个病让林志60岁就不得不病假下岗,几经折腾后才被医院确诊为肺霾核:一个只在边缘的圈内秘密流传的病的名字。只是,很不巧又好像很巧,宣布病因的时刻也是林志存款耗尽的时刻。剩下的关系资产随即被接管,委托分配到了很远很远的超级城市里,难得也没有必要再去追寻。

没有公司的接纳,所以林志的肺霾核不能接受疫苗止损,也不能接受相应的调养治疗。没有娱乐,因为所有的娱乐都跟养老保险挂钩。 不能看书,因为干眼病和老花的严重。不能听广播,因为广播已经作古,所有的信息必须通过视觉调遣和交互。更不能走动,因为每隔一刻钟前列腺就会滴上两滴,提醒器官的即将报废。

甚至不能观看自己的记忆,因为林志的脑皮层已经读不到什么内容。

林志只能干耗着。

林志自知时日不多,因为没有按期退休还不能接受治疗而脾气大坏,倔驴的不想要照顾。只是有一件讽刺的事情林志倒是记的清楚:年轻无知的时候在很多场合都开过的玩笑,那是每每跟周边的人聊起他不争气的身体的时候,总会自嘲的说,”我这身体估计不能健康地活过65岁,即使撑到了65,我也自杀。病歪歪的活着不如痛快的结束掉。”

看现在这个样子,这似乎是林志唯一能做的了。

林志随即想写下遗嘱。遗嘱是他能想到,最为深刻的东西。但很快林志丧失了意识和力量,昏迷了。

规定不能安乐死,但也不能继续活下去。林志一天天困顿的像死循环,像从来没办法也没必要去解决的小小的bug,像这欣欣向荣的超级大时代背景下的局中人,进退不得。

一首名叫旅途的歌里唱到:路过高山,路过湖泊,路过幸福,路过痛苦。

为了迎接无可奈何花落去的老去的身体而高唱入云的旅途之歌在这困顿的局中显得毫无意义。


2046年10月25日

寿并非自然终,且不是在自家房中终,所以就不能正寝。身体过早的用完了精华,也不得不停止了吐纳。

昏迷整整一年后的第四天,时刻终于来临了。

归去之前,身体动不了。

接着,水分分散。

跟着,是风大分散。

此时意识分散,如梦似幻,掉到水里,掉到海洋。感觉如台风,吹的林志又冷又冻,最后一丝气缓缓游到喉部,迷迷糊糊,呃一声,断了。

接下来是另外一种五位无心的昏迷。

极睡眠无心,是无心地,没有了思想。意识的根,接着才完全分离。

林志的中阴身,离开了他的身体。他回头盯着他一动不动的身体,念速那卑微的一生,闪电般白驹一现。但也如前夜的梦,没能看得清多少片段。

一灵不昧。但是林志还记得一点,那就是不后悔这一生。

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

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三世因果,六道轮回。

生命没有本来,只有流动的现象,如风一般,在局中流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