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局中人

2019年2月30日

站在桥边,林志深吸一口气,不易察觉的瘪了瘪嘴,居然还露出半个酒窝来。虽然远在千公里之外的亲戚朋友一大堆,但也不会阻拦他抛下所有,深深的陷入一种偏执的情绪中,他张开双臂,仰头死死的盯住苍天,随即一阵风来, 他终于加入到了全世界消失的2%的人口行列。
林志跟林志玲没一丁点关系。林志英文名叫Blank,布兰克。

2017年12月12日

  • 端倪

昨天做了什么来着?不记得了,或许是什么都没做。反正每周要做的都是那些内容,况且还有周报月报年报5年报来反复提醒。

今天几号来着?应该是周四,记不记得其实无所谓,因为会有手机、邮件反复提醒。
布兰克在地铁上四处张望,耳朵里塞着耳机,眼睛不自然的眯缝着。长时间的盯着电脑干活,干眼病已经严重影响了眼睛,但也应该关系不大。
地铁里的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情。

对面的女人时不时拿出手机当镜子照照,也不知道她是女人还是女孩,不太确定她的年龄段,但肯定是要去赴约吧。是的,上班已经够无聊了,找个人来亲热下肯定会感觉不错。但是,或许她化妆也仅仅只是为了化妆而已,现在早已不是”女为悦己者容”了, 为钱还差不多。

  • 蔓延以及泛化

出地铁口会有很多带着小孩来等爸爸妈妈回家的丈母娘。之所以肯定的说是丈母娘,是因为婆婆肯定是不会的,因为布兰克知道,任何一家都会有严重的婆媳关系。而这个时间点能腾出时间出来的家庭,一定有阿姨或保姆在家做饭、打扫。真好,但是嫉妒也没用,随他了。

如果父母双方都不在会怎么样?如果自己是个孤儿会不会比现在更惨?布兰克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过类似的念头,也经常好奇自己是否太过于有偏执或异类,但是不管了,想再多也没用,因为这些并不会变为现实。

小区绿色莹莹,但布兰克更习惯穿过拥挤的车道直接回家,因为这样更快,行人更少。如果遇到认识的人,又不得不要违心的打个招呼,会很没意思。

换成第二天的早上的话,也是这番过程,没有太多的不一样,只是身体会更疲惫些,意志会更消沉些。

两边成排的车,反正天天雾霾再严重,咳嗽再频繁,理性的人们也会装模作样的买几个口罩或者搞台净化器了事,以此安慰自己,然后该干嘛干嘛——开着车,抽着烟,吐着痰,制造着垃圾。

就像下图,各阶层的芸芸众生硬生生的就在那里,被看着。

如果晚起床,除了会错过早上原本安排好的会议外,还会错过那些同样每天那个点赶往地铁的同行人,当然,随之而来的是会碰到拎着买好的菜往回走的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们:他们的面部表情根本看不出他们的内心 – 他们会不会感叹自己的一生?

故意晚起床或者压根不想去上班是每天同一条路上思来想去的念头,“心似已灰之木”,二十二年前的那句话总是回荡出来,提醒自己不要安静的冲向车流,或者干脆直接从桥下跳下去。

回避。

  • 吓一跳的决定

支撑一个人的,除了脊椎之外,肯定还有别的东西。但是布兰克感觉那个东西正在失去。

听着那首名叫 Fly 的钢琴曲,但消失或死去或许才是正道。那里应该没有困顿,没有来来回回的应付,也没有座不完的地铁和走不完的路。

布兰克想到那部小说 <局外人>,小说主人公阴差阳错的错杀了一个人,所以得以判死刑。这,或许是上帝的赐予,故意安排这一桥段,将他招致麾下。

而此时,一切迹象并没有显示出上帝会出手相助这些”局中人”。布兰克突然心跳加速,有个吓一跳的决定冒出来:我要自己动手,我要加入他们。

再会,各位leftovers们,我要加入那 2%的消失的行列。

13个月后的2019年2月31号,布兰克成功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