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 | 局中人

2017年2月25日 拿到欧拉的offer,林志深吸一口气,不易察觉的瘪了瘪嘴。虽然薪资是上一家公司的八分之一,但也不会阻拦他抛下所有,奔赴前往从事他真正喜欢的工作的地方 – 南京。 林志跟林志玲没一丁点关系。 林志英文名叫Blank,布兰克。 2016年11月24日 即使漆黑一片,Blank眨巴眨巴眼睛却也能看到头上白白的天花板;即使安静的要死,也能听到自己眼皮一睁一闭的啪啪声。 住进这所浦东郊区的新房子已经六年有余,或许是年近四十的缘故,像今晚这样放下手机却辗转反侧没有睡意还是很少见的。 正如老套的电影画面一样,Blank被精彩的生活强奸的服服帖帖、有模有样:朝九晚五的地铁,有妻有女的和谐,波澜不惊的死板。 最近关注到一个民谣歌手,叫李志。关注,是因为还没有到喜欢的程度。Blank认为的喜欢必定应该是像自己从2010年到2014迷上摇滚正能量歌手汪峰那样,拼命搜集所有汪峰的歌,好听的不好听的,塞满了mp3和手机。汪峰的所有专辑、电视节目、媒体报道他都会去特意关注。而对这个所谓的李志,Blank虽然听过的歌曲不多,但印象里感觉很多歌貌似不是很好听,吼歌的时候经常破嗓子。 但是今天这个睡不着的夜里,Blank发现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李志新推出的专辑在短短的3天之内,以每张20块的价格卖到了将近六万份。 这是个新现象。 Blank凭借第六感觉得应该去关注。 民谣这一音乐形式的准确描述其实并没有定论,简单来说,一个人靠着一把吉他,独立的自己作曲、自己唱歌,传播些小众folks 的想法和见解,那么他就可以称之为民谣歌手了。 由于民谣歌曲的编曲较为简单,歌手水平也岑差不齐,国内的民谣歌手大都偏冷,难以形成一种现象。 而李志貌似打破了。 自从2004年出了第一张所谓专辑到现在,一共搞出了7张专辑,大大小小的演唱会也搞了十几场,且场场爆满,一票难求。 吓一跳的决定 就在那个睡不着的晚上,Blank连续看了十几个李志的采访视频,翻遍了社交媒体上所有关于李志的报道,感觉李志其实是在表达一种思想,一种依托音乐的思想。那就是:即使是音乐人也要勤于思考,虽然幸运得以成名但也要始终对喜爱的音乐报以认认真真、惶惶恐恐,同时,音乐人对意识形态应该有所把握拿捏、必要的时候要负一定的责任。  李志得到了相当多的高中生到大学生人群的青睐。 很快的,李志把自己从民谣拓宽到了编曲丰富的摇滚,而在此基础上一步步更是要走向结构更加丰富的音乐范畴之列。 在看到李志新建的欧拉live house 今年六月份在南京已经开业,现在还在招人的时候,Blank心跳加速,有个吓一跳的决定冒出来:他要 加入李志的团队。 理由 2015年巡回演唱会的间隙,李志团队推出了一个叫“逼哥夜话”的节目,也就是在每一场演唱会之前随机找一些前来演唱会的人,让他们问李志问题,什么都能问,而在演唱会结束后,李志一一视频解答。看看那些覆盖高中生到大学生的逼哥粉丝们问的问题: 逼哥,我迷惘,给我个建议 逼哥,你怎么看待三民主义 逼哥,我练琴坚持不下去了怎么办 逼哥,什么时候到我所在的城市开演唱会 …… 这是一个消费者的时代。在寻找人生意义、自由向往会付出巨大成本的前提下,兴趣爱好被埋葬了,思考被遗忘了。人人都在苟且,人人都在把高薪作为选择工作的首要条件。而音乐就像大麻,可以带领那些想飞的人飞。 Blank也想飞。虽然有些晚,但是他可以选择跟那些小年轻不一样的飞的方式,比如辞去现在优厚的工作待遇,去跟着李志干音乐。 下面这些图是李志在小型演出时候的照片:唱着唱着歌,会突然扔掉话筒,跑去敲打不同的乐器。 看看他这”怂样”,看看他这低着头哈着腰的认真劲,是不是有种可爱的感觉?是不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不是跟自己十几年前兴奋的投入这不知深浅的社会时候的干劲有些类似? Blank认为,李志在酝酿他的宏伟的音乐篇章,以他非正统的、不知道怎么发声、不知道怎么排曲的固执的、有野心的方式,使劲按着键盘,使劲敲打着鼓槌,他想凭借音乐谱写一种东西,虽然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但他打赌,会有人喜欢。 Blank被说服了,Blank找到了理由。决定辞职跨界,用尽一切办法加入李志团队。 三个月后的2017年2月25日,Blank成功了。 Advertisements